短线王者张磊的“长期主义” 来了,亳州人自己的补充医保“亳惠保”正式上线 科学家说人工智能工具可以帮助个人应对气候变化 Vaio宣布推出SX12一款带有大量端口的小型笔记本电脑 Android Q7功能让Android再次使用变得有趣 如何使用Apple Watch ECG应用程序 这是三星的Galaxy Note 10 Plus 经典MacBook Air和其他3款已停产的型号可供数百人使用 创新型热电池将成为能够在夜间发电的太阳能发电系统 Neuralink计划对人脑进行计算机界面测试 Wacom在其入门级笔式显示器系列中走得很远 研究人员警告说谷歌和Facebook可能会跟踪你的色情历史 三星Galaxy Tab S6发布日期与规格 iPad 2019谣言我们所知道的一切 OV Pro智能耳机评测 噪音消除和语音控制 Apple iPhone 5G什么时候到来到目前为止我们知道什么 华硕ROG Phone II游戏手机采用120Hz OLED屏幕 沃达丰5G手机的速度与价格和您需要知道的一切 Honor 20 Pro发布日期定于8月2日之后 不会出现在任何地方 三星Galaxy A80评测它的精彩创意与平均成绩 Pixel 4的激进运动感应导航能否触摸屏结束 Google Pixel 4视频确认了Motion Sense手势控制 新案例展示了Aura Red和Aura Blue中的Galaxy Note10 Oppo获得了另一项带有相机滑盖的手机的专利 Verizon开始推出Night Mode相机更新到Galaxy S9和S9+ 三星Galaxy Note10和Note10 +搭配全新S Pen充电速度更快 更改会强制所有Android提醒通过Google智能助理 适用于Android的Google文档表格和幻灯片可重新设计Material Theme Realme展示了其64MP四相机技术 2020年济南全国秋季糖酒会,速来围观小刀酒的“大器”雄心 街景梦工厂:“十一”都在玩的网红集市是什么? 2020现代商用车创虎大师挑战赛总决赛圆满收官! 新工具显示了Facebook和Google如何跟踪您 马克扎克伯格建立了一个发光的睡眠盒来帮助他的妻子打盹 据报道 亚马逊计划推出高分辨率音乐流媒体服务 据报道 AirPods 3将于2019年底推出 Facebook开放数据库 供学术界研究对选举的影响 Powerbeats Pro预订从5月3日星期五开始 特斯拉的专利申请着眼于集成照明 调光的天窗 亚马逊最新的流媒体播放器支持所有重要格式 最新的Pixel 3A和3A XL泄漏似乎在I / O之前描绘出完整的手机画面 兔子鲜生数店同开 以“为美好生活服务”为使命 范德安创始人出席GREEN FASHION圆桌会议,点亮新时尚潮流 飒!安徽文达信息工程学院隆重举行2020级新生开学典礼暨军训成果汇报大会 土豆云车CEO周鹏:欧航欧马可是口碑之选 您应该先购买哪种智能家居小工具 微软在Build 2019的大型HoloLens 2 Apollo演示版未能发布 Honor 20 Lite拥有32万像素自拍相机 售价249英镑 报道称 Chrome可以通过网站cookie控制推动隐私 PlayStation 4和订阅帮助索尼创纪录的财年
你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 >

短线王者张磊的“长期主义”

2020-10-12 16:12:53来源: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今年格外活跃,除了频频露脸演讲、采访、甚至直播外,张磊还出版了一本新书——《价值》,不仅好好晒了晒比如腾讯、京东、格力、zoom等大作,也尽情消费了一下长期主义、价值投资等概念。凭借其成功演绎的“中国巴菲特”的形象,网友们纷纷评论说,年度投资界的“影帝”非张磊先生莫属。

不可否认,高瓴资本投资了一批优秀的企业。但成功押中这些项目,是否得益于所谓的“长期主义”和“价值投资”,却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本来投资领域做长做短、或赔或赚,都是稀松平常的操作,无可厚非。但高瓴资本张磊明明是一个短线的悍将,却硬要将自己标谤为“长期主义”的忠实信徒、“时间的朋友”,让懂行的投资界人士摸不着头脑。

出道即红

2005年,张磊拿着耶鲁导师的数千万美元,创立了高瓴资本,字面上取高屋建瓴的意思,一出道气势就有了。一路上披荆斩棘,不仅在早期投资了腾讯、京东,还陆续投资了滴滴、Uber、美团等明星公司,如今管理规模超600亿美金,吸引了众多金主。他背后代表了大量美国资本,很多美国学校和企业跟他合作,把资金交给他打理。

2010年,高瓴近3亿美金投资京东,成为张磊投资生涯中最重要的代表作。2014年京东上市之后,高瓴开始有节奏地减持,一直到2018年第二季度把自己减成散户;与此同时,高瓴开始大幅买进阿里股份,但一个季度之后,全部清仓,随即开始买进拼多多。而在接下来一两年,高瓴又先后以更高价格买进京东和阿里……赛道在手,天下我有。    蔚来汽车2016年上市时,高领资本持有7.5%的股份,2019年又先后在二级市场进一步增持,持股最高达到12%。但2019年底,在蔚来汽车最低谷时,高瓴资本清仓所有股份。过去半年,蔚来汽车涨了超过20倍。    2019年第二季度,在增持蔚来汽车的同时,高领资本还买进了特斯拉,年底把这两支新能源概念股一起卖掉,但今年第一季度,又以近3倍的价格重新买进特斯拉。   特斯拉股价的大幅攀升,也让整个新能源汽车赛道被资本看好。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的IPO,都有高瓴资本的身影。当然,付出的价格要远远高于当年投资蔚来汽车的价格。    2018年第二季度减持京东的同时,高瓴资本还买进了苹果。按照拆股之后的价格计算,当时高瓴的买入价是40美元左右,去年底清仓时的卖价是60多美元。而现在苹果的股价已经涨了两倍多。一年多时间赚了50%,半年多时间少赚了200%。    2014年京东IPO时,高瓴拥有1.4亿股份,当时的发行价在20美元左右,账面回报为28亿美元;如果高瓴从来没有卖过京东一支股票,这个回报到今天将达到110亿美元。    从2014到2018年,是高瓴坚持京东股票最多的十年,后者股价一直在20到40美元之间徘徊(高瓴的大部分减持发生在30美元以下)。而仅仅过去一年京东股价就涨了3倍多,高瓴少赚了50亿美元以上,这个损失远远超过换手阿里和拼多多带来的收益之和。    投资京东十年,高瓴把主要股东身份减成散户身份的过程基本发生在京东股价最平庸的八年里,最后却眼睁睁地看着京东股价在余下两年里彻底逆袭,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超级超级超级巨大的遗憾。

当然,一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因为基金存续期等原因,往往有退出压力,如果重仓的企业不幸处于价值低谷,机构也只能忍受这种损失,这是整个行业机制造成的遗憾。不过张磊一直将高瓴列为“常青基金”,却显得言不由衷了。毕竟相比真正的“常青基金”,比如股神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高瓴的每一期基金没有一分钱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在LP需要获取收益的前提下,高瓴的“常青基金”是站不住脚的,更枉谈长期主义一说。

精彩演出

张磊近年投资的重点就是中国,更重点的是医疗赛道,他一直试图给自己创造一个气定神闲的外部形象。「高瓴从来不追风口,而是追求长期结构性投资机会」,这是今年5月份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面对媒体时说的话,但是从高瓴的投资实战来看,他们恰恰不是什么长期价值投资的拥趸,相反却是追逐风口的短跑高手。

凯莱英是一家从事医药研发、生产外包的企业,这类公司统称为CXO。由于今年2月中旬,证监会出台《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的决定》。增发价格降低、锁定期由12个月变为6个月。高瓴资本在「新规」落地的第二天突然宣布入股凯莱英,成为第一个抢跑「新规」再融资方案的机构,而且根据2月份的定增计划,高瓴资本以战略投资者身份成为唯一认购方。

自高瓴宣布战投之后,凯莱英股价暴涨了31%,从2月的160元/股,涨到7月22日收盘价232.2元/股。而与此前高瓴定增的123.56元/股相比,则已经上涨了87.92%。如果此次定增顺利,高瓴资本就已经浮盈近90%,高达20亿元。

为了维持市场秩序,很快有关部门收紧了关于“战略投资人”身份的认定标准,而7月22日晚,凯莱英也宣布调整非公开发行方案,发行对象从高瓴资本调整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发行价格从锁定价格调整为按发行期首日为基准日底价8折的询价发行。虽然高瓴资本还是有机会参与凯莱英的定增,但可以确定的是,作为“战略投资人”的高瓴资本已出局,而且享受不到定价发行的优惠。高瓴资本想利用“独家增发”拉升股价、收获一波短期利益的如意算盘落空了,甚至从某种程度上,高瓴已经被官方认定为“非长期主义的投资者”,无法从战略层面给企业带来真正的价值。

2015年,HPV的疫苗很火。国内相关疫苗的研发工作一直在进行。2011年,上海泽润生物开发的2价HPV疫苗进入了I期临床。就在泽润生物快药瓜熟蒂落的时候,高瓴资本来摘桃子了。2019年11月份,嗅到机会的高瓴资本,连同盈科资本、泰格医药等6家投资方,出现在了泽润生物的投资者名单中。今年6月,泽润生物宣布,2价HPV疫苗上市申请获国家药监局受理。

同样开发2价HPV疫苗的万泰生物,今年上市后一路狂涨,目前公司估值已经高达860亿元。高瓴资本选择在泽润生物临门一脚前做了一次「长期布局」,明摆着是眼红“短期红利”。2020年3月高瓴资本突击入股华兰疫苗一例同样如此。3月26日,华兰生物宣布子公司华兰疫苗引入战略投资者。高瓴资本和晨壹基金分别斥资12.42亿和8.28亿,受让了华兰疫苗9%和6%的股权。就在高瓴资本入资华兰疫苗后27天,华兰生物宣布,华兰疫苗将拆分到创业板上市。高瓴资本如有神助,早就提前完成了“长期”布局。

演员的自我修养

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赚到大钱的都是坚持到最后的。中国目前市值最高的两家互联网公司腾讯和阿里在成就自己的同时也成就了史上回报率最高的两笔投资。    一个是南非的MIH集团,一个是孙正义的软银。在2000年前后,这两家公司分别向腾讯和阿里投资数千万美元,如今账面回报超过千亿美金。尽管过去20多年也有减持,但基本盘没变。孙正义再怎么折腾,底牌还在。   巴菲特说得更直白:“我们认为将那些频繁买卖的机构称为‘投资者’,就像将那些喜欢一夜情的家伙称为浪漫主义者一样可笑。”

不知张磊有没有算过自己到底投了几个“长期主义”,并为他那些短期主义的决策抱悔。他处处标谤“长期主义”,却在京东、蔚来及一些医药企业和二级市场的定增项目上,不断有非常投机主义的短线操作,甚至引发了所谓“高瓴股”的跟风热炒。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和所谓的“长期主义”“价值投资”没有半毛钱关系,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有操纵股价之嫌。

投资锚定的是价值,投机锚定的是价格。但这并不是说投机不对或不好,无论是散户还是机构,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光明正大地赚钱都是本事,没必要披上“长期主义”的外衣。都是赚来的钱,谁能分辨出哪张钞票散发着长期主义的芳香吗?

本来作为一个投资人,张磊有足够可以为人称道的成绩,但他坚持用“长期主义”之名,来摘“短期主义”之实,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影帝”行径,实在是需要补习一下“演员的自我修养”!